以银票、商票等非标资产为基础资产池创设的“标准化票据-崇义新闻
点击关闭

支持贴现-以银票、商票等非标资产为基础资产池创设的“标准化票据

  • 时间:

崔钟训被判刑1年

根據《辦法》,標準化票據是指存托機構歸集商業匯票組建基礎資產池,以基礎資產產生的現金流為償付支持而創設的受益證券。在邏輯上,票據是一類信貸資產,屬於非標;標準化票據屬於債權類資產,有望成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即非「非標」。

江財九銀票據研究院執行院長肖小和認為,《辦法》中的標準化票據,按照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等分化等五個條件是具備的。目前預期票據「非標轉標」為時還早,因為承兌和貼現過的票據還不具備等分化等條件。

業內普遍預期經由「標準化票據」實現票據資產非標轉標。根據票交所數據,截至2019年末,已貼現、未貼現商業匯票總規模已超12.5億元,未來市場規模可期。但「非標轉標」還要看未來相關監管政策。

從票據和標準化票據的資產屬性來看,華創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周冠南在報告中認為,未貼現的商業承兌匯票基本反映商業信用,以供應鏈上下游、集團公司內部等形式存在,以期為基礎資產的標準化票據,類似「短融」產品;經過銀行貼現的票據或銀行承兌匯票,反映銀行信用,類似「同業存單」產品;類似於資產支持證券的模式,未來產品的複雜程度可能逐步加深。在利率下行,配置需求旺盛,面臨一定程度「資產荒」的背景下,新產品創設的投資機會值得關注。

2019年10月,央行等四部門發佈《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徵求意見稿)》,將銀貸中心的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北金所的債權融資計劃、中證報價的收益憑證、上海保交所的債權投資計劃和資產支持計劃等列為「非標」。

中國企業應收賬款規模巨大,且賬期不斷拉長。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17.40萬億元,比上年末增長4.5%;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平均回收期為53.7天,比上年末增加2.0天。

  “非标转标”新路径

根據票交所數據,截至2019年末,已貼現商業匯票8.18萬億元,未貼現的商業匯票總額約4.5萬億元,總計約12.6億元。

原標題:12.6萬億票據「非標轉標」新路徑 應收賬款票據化也將到來?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辦法》對標準化票據的定義,基本符合「資管新規」和《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徵求意見稿)》對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

深圳商票圈科技副總裁劉聰認為,徵求意見稿對「標準化票據」並未限定銀票還是商票、未貼現或已貼現,相當於商業匯票理論上也可以作為基礎資產入池。「未來入池的資產中,除了少部分流動性較弱的中小銀行承兌的銀票外,未貼現的商業承兌匯票作為基礎資產的需求會更旺盛,市場空間可能更大。」

早在去年6月,央行行長易綱表示,支持上海票據交易所在長三角地區推廣應收賬款的票據化。

普蘭金服總裁助理季鵬飛認為,以銀票、商票等非標資產為基礎資產池創設的「標準化票據」,基本符合「標準化債權」的認定條件。包括:可等分可交易、創設前和存續期的信息披露要求、在交易所託管、公允定價要求、在銀行間市場和票據市場交易等。

「在我們實踐過程中發現,商票是很好的支持中小企業融資的一個工具,中小企業可以利用大企業的信用輻射,靈活進行融資安排,特別是應對臨時性、緊急性的融資需求。對於金融機構而言,通過商票作為信用抓手,可以精準滴灌到產業鏈上下游多層級的中小企業,商票同時也是金融監管機構實現貨幣政策傳導的一個有效工具。」劉聰說。

應收賬款票據化可期值得注意的是,《辦法》新增了供應鏈金融內容。《辦法》指出,標準化票據的目的是「支持中小金融機構流動性,服務中小企業融資和供應鏈金融發展」。

實體企業的應收賬款資產,要麼以保理資產形式,要麼進行證券化出表,沒有應收賬款抵借或貼現業務。若應收賬款票據化,企業可以較低的票據貼現成本獲得資金,又能加快資金周轉率提升經營利潤。

2月14日,央行《標準化票據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簡稱《辦法》)公開徵求意見。《辦法》參考資產支持證券(ABS)的思路,以票據組建基礎資產池,以基礎資產未來的現金流來償付投資者本息。

業內人士預期,若監管未來明確「標準化票據」屬於「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則有望打通萬億規模的票據市場和債券市場。

在經過四期試點后,新資產類別「標準化票據」終於面世。

目前,「非標」和「標準化債權資產」的界限並未最終明確,但業內普遍預期,「標準化票據」將被划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

此外,《辦法》提到促進供應鏈金融發展。未來應收賬款在保理轉讓、資產證券化之外能否實現票據化,發揮票據在供應鏈金融中的支付結算和融資作用,值得期待。

「理論上,都有可能進入標準化資產。實際情況來看,目前能進入或具備各項條件進入標準化票據資產的票據量不會太多,或者說有個過程。即使能有20%的比例,也超2萬億。標準化票據市場發展潛力較大,另外還有商業承兌匯票發展空間,加上各項條件的完備包括標準化票據存托機構、經紀機構、評級機構、承銷商及投資機構等的成熟,相信未來規模不會小。」肖小和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根據《辦法》,「標準化票據」的基礎資產應符合五項條件,包括承兌人、貼現行、保證人等信用主體的核心信用要素相似、期限相近;依法合規取得,權屬明確、權利完整,無附帶質押等權利負擔;可依法轉讓,無掛失止付、公示催告或被有關機關查封、凍結等。

今日关键词:华晨宇回应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