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金禾田园区只有2家企业复工-崇义新闻
点击关闭

企业记者-整个金禾田园区只有2家企业复工

  • 时间:

3月制造业PMI回升

(7點40分,南方大數據交易中心門前停車場。宋春雨/攝)

記者驅車查看龍華區街道商鋪復工情況,發現街道兩邊的商鋪基本全部關閉,並沒有營業的跡象,街上也沒有多少人走動。

(小程向記者展示他們二次遞交的復工申請表以及承諾書)

(龍華寶能科技園區景況,園區內基本無人走動 羅曼/攝)

2月17日,深圳企業迎來了第二批複工潮,今日證券時報記者實地走訪了深圳羅湖區、龍華區、南山區等多個園區及街道辦,再次就企業復工情況進行了採訪。

在2月10日首個復工日,記者曾走訪科興科學園,正中集團旗下寫字樓物業總經理劉春添向記者透露,科興科學園350家企業,只開工了6家,開工率僅2%。

(健康元辦公室只有少數員工)

(等待以及行走在復工路上的園區企業員工 宋春雨/攝)

小程介紹,安檢設備涉及到芯片、圖像傳感器、光纖等零部件,每一個零部件都需要一個供應商,而他們只是安檢設備的一個下游產業鏈,屬於終端產業鏈,一旦上游產業鏈出現問題,即使接到單了也發不出貨來。

而做安檢設備的私人企業老闆小程向記者表示,目前整個產業鏈都受到了影響,再小的一個商品也不可能獨立完成,按照製造業的習慣,考慮到春節假期,一般會在年前準備15天的生產原料,環環相扣,其中一家開工沒有用,需要整個供應鏈上的合作方一起完成。

記者了解到,深圳要求企業復產復工前要報備,嚴格落實企業疫情防控主體責任,落實檢疫查驗和健康保護措施,滿足「防控機制,員工排查,設施物資,內部管理到位」條件后,方可復產復工。截至目前,南山區已提交復工備案企業數超過2.1萬家,這和總數為幾十萬的商事主體相比仍屬少數。

(龍華區某街道商鋪景象 羅曼/攝)

(8點40分,騰訊大廈 宋春雨/攝)

(安檢通道均設有紅外體溫檢測儀)

(深圳北站进站入口)

(已經復工的中興通訊(000063,股吧)門前 宋春雨/攝)

(空蕩蕩的寶能科技園辦公樓內 羅曼/攝)

截至2月16日,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爆發已導致深圳確診病例415人,並首次出現死亡2人情況。

(7點45分,位於高新南一道的麥當勞餐廳 宋春雨/攝)

南山科技園復工率仍不足10%

(俯瞰南山科技園,平時馬路上車來車往,如今卻車流量稀少 羅曼/攝)

隨後記者來到龍華區街道辦事處,發現有不少企業主前來諮詢復工情況,記者詢問該區產業園區的整體的復工情況時,一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復工的並不多,2月12日到2月14日收到了3000多封企業復工申請的郵件(包括重複申請的),涉及企業2000多家,這幾天收到的復工申請表還沒有做數據統計。

深圳龍華區復工情況不容樂觀

(寶能科技園商鋪依然未復工 羅曼/攝)

在龍華街道辦事處正在焦急詢問復工時間的小程向記者表示,「我2月5日就遞交了復工申請表,沒有回應后又重新提交了,今天親自過來看看情況,我們是做外貿的,公司業務是安檢設備類,在龍華金禾田園區內租了一個辦公場地,目前整個金禾田園區只有2家企業復工,一家是做物流,一家是做貿易的。」

(深圳灣核心區 宋春雨/攝)

據介紹,目前集團各廠的生產條線已陸續開工,尤其是正源丹人蔘敗毒膠囊、倍能美羅培南等產品因為對治療感冒以及可能對新冠肺炎有一定的作用,所以加班加點生產,並已進行相關捐贈。

「疫情對我們影響肯定有,但是經濟損失不會特別大,因為我們上游產業不會受到很大影響,像原材料儲備這塊還是很充足的,因此不會影響我們的生產,但是下游的銷售端還是會多少受到封城的影響,導致物流成本上升。」健康元葯業行政總經理曹怡表示。

位於深圳南山區的高新園地鐵站,每逢上下班高峰期,2米多寬的地鐵出入口通常都會排起長隊,進站和出站都要10分鐘左右。受疫情影響,以往乘客間摩肩接踵等待出入站的景象不再,此時的高新園站顯得有些冷清。

記者來到位於深圳龍華區的寶能科技園,樓下商鋪、餐飲、超市均大門緊閉,記者在園區內基本上看不到上班族,寶能科技園招商中心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整個寶能科技園區有幾百家企業,基本上都沒有復工,雖說防疫與復工兩手抓,但當前任務還是以防疫為主,畢竟出事了也擔不起責。而且企業復工也不是我們說了算,得去問龍華街道辦事處。」

2月17日上午,證券時報記者再次來到位於南山的深圳科技園區,7點40分,正是往日早高峰時間,園區里大部分餐館仍處於關門歇業狀態,馬路上車輛、行人雖然較前幾日增加了一些,但從各個大廈停車場的車位情況可以看出,只有少數企業開始復工,復工企業門口,員工排起了長隊核對信息、登記、測體溫;未復工的企業門前的停車場卻是空蕩蕩。由於復工手續不完善、防護條件不足、員工返深受限等原因,深圳科技園裡的企業,行走在「艱難」的復工之路上...

雖說2月17日為第二批複工潮首日,但深圳北站依然未能迎來返深高峰。截至2月16日,深圳北站發送1.2萬人次,到達3.3萬人次,客流量甚至比2月10日還要低。

(科技園內地下商鋪 羅曼/攝)

而深圳最大的商業步行街區——東門步行街,平日里繁華程度可媲美北京王府井(600859,股吧)、上海南京路和廣州上下九步行街,這裡有着各種各樣的商品和批發市場,小吃更是數不勝數。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得此時的東門異常冷清,就連平時人潮擁擠的老街站都看不到人流。在東門開店售賣電子產品的陳老闆向記者表示,「已遞交了復工申請表,但就是得不到批准,再不復工全家都要喝西北風了。」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證券時報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中小企業老闆的復工之路福田區一位開餐飲的老闆向記者表示,復工之路很艱辛,「我們申請開工,首先要填報批量文件,包括復工申請備案表、復工企業疫情防控承諾書、公司防控小組,員工體溫檢查記錄、防護用品發放登記表、防護用品庫存清單、人員流動清單、全廠檢查表、企業應對疫情預案等,事實上在目前物資如此緊缺的情況下,要備齊這些物資其實很困難,而且蓋公章不是一個部門說了算,每個部門都怕擔責,比如街道辦事處同意還要安監局同意,安監局覺得防護要求不過關,就不讓你開工,同時還勞動局還要求保證這個時期不能裁員,員工工資照發等等。我們也很難啊。」

據科興科學園園區B棟的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目前復工的企業仍然不多,也有可能跟遠程在家辦公有關,因為這裏主要都是一些互聯網企業,所以遠程辦公也不會影響工作進度。整個園區開工企業可能不到10%。

「我們一年流水百萬級別,除去房租、水電、工資、其他行政開支外,也就是每個月剩下幾萬塊利潤,年前工資獎金、備貨、支付部分貨款,現在賬面現金已經所剩無幾了,如今開工艱難,如果再不開工,就要撐不下去了。」上述餐飲老闆表示。

當記者進一步追問需要達到什麼條件才能復工時,該名工作人員表示,「首先初步審核你這個企業是從事什麼行業,如果有聚集人群性質的比如KTV、酒吧,這種申請了也不讓復工,然後我們將收集到的申請表統一移交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簡稱『安監局』),一般我們會有三個部門(街道辦經濟科、勞動局、安監局),10個工作組去現場初步核查情況,核查達到要求后還要三個部門共同蓋章后再通知復工。具體從遞交申請表到正式開工需要多少天,我沒辦法回復。」

就記者採訪情況來看,深圳各個區的復工情況仍然不容樂觀,龍華街道辦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2月12日-2月14日就收到了3000多封企業復工申請表,涉及企業2000多家,但滿足開工條件的不多,街道辦事處也一直在加班加點處理復工申請表;此外,南山也有超過2.1萬家企業遞交復工申請表,但就實地走訪科興科學園南區以及北區的情況看,復工仍然不容樂觀。

(中國儲能大廈門前,保安人員認真核對出入車輛信息 宋春雨/攝)

隨後記者來到南山科技園健康元(600380,股吧)葯業集團園區,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因為屬於葯企,政府給予了相應的政策支持,公司是2月10日開工的,主要是彈性復工,也就是各個部門的主要崗位復工,然後輪班,今天A組值班,明天就是B組值班,每次每個部門3-4個人,加在一起不超過100人。

(深圳軟件園進出口前 宋春雨/攝)

(東門步行街,商鋪均未營業)

(7點50分,大部分處於關門歇業狀態園區餐飲行業 宋春雨/攝)

(停工狀態的建設工地 宋春雨/攝)

(冷清的老街站 圖片拍攝/羅曼)

今日关键词:索马里前总理去世